油墨

C圈常驻的香港人😌❤️

【P5】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片段

满是内心的惆怅 可是我好喜这个设定😭😭😭❤️❤️

白酒:

※大概算是主中心?


※一個腦洞。










  雨宮蓮心情十分平靜,他坐在車廂後座,左邊是青年藝術家喜多川祐介,右邊是運動系少年坂本龍司,前座還有幾個同伴:高卷杏、新島真、奧村春,當然,還有依然沒放棄變成人類的黑貓摩爾加納。


  怪盜團的夥伴都在這兒了,車裡的氛圍十分愉快,彷彿他們不是準備要離別,而是要開啟一場全新的冒險--這種懷抱夢想的感覺,讓雨宮蓮的內心充滿了期待與希望。


  他推開了車頂的天窗,迎著清風和陽光,閉上了眼睛。


  引擎運轉的聲音和同伴們的笑鬧聲逐漸遠去、剩下細細的,並不惱人的嗡鳴聲。當雨宮蓮再次睜開眼,透過窗戶看見的是一望無際的純白色,而麵包車依然在看不見底的道路上前行。


  他轉頭,看見除了自己以外,車廂中還有一個人--藍髮的青年正柔和的看著他。


  回憶如同潮水一般地湧上來,於是雨宮蓮在短暫的停頓之後便什麼都明白了。


  他看向喜多川祐介,而對方肯定了自己的猜測:「這裡是我們能夠達到的,你的認知世界的最深處。」


  「……所以,這一切都是假的。」雨宮蓮沉沉地呼出一口氣,也許是因為已經有所預感,心底倒沒有想像中的難受。


   而喜多川卻意料之外的提出了相反的見解:「那可不一定。」他說:「對你來說,如果你相信它是真的,那麼它就是。」


   「你的感受是獨一無二的,無論後來發生什麼事情,過去發生的都無法抹滅。」藝術家這麼說,像是在暗示什麼一樣。


  雨宮蓮聽懂了,正因為聽懂了,才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他抓了抓頭髮:「我以為,你是被派來讓我清醒的。」他不可置信地喃喃,語氣裡卻透露了連自己都沒察覺的放鬆感:「而不是……不是讓我沈浸在夢裡。」


 


  「沒錯。」喜多川聳肩:「但讓你清醒,和相信這裡發生的一切是真實的--這並不衝突。」


  「你不擔心我拒絕醒來嗎?」雨宮蓮問:「你知道……我這麼做過很多次了。」他指這個世界的重啟。


  「你會嗎?」祐介反問。


  而雨宮蓮陷入了沉默。如果是以往,他或許能夠果斷的說出一個答案,但在知道外面的現實還有許多同伴等待著自己後--一時之間,他反而不確定了。




  「如果你決定要再次重啟這些……」祐介說:「原因倒也不難理解。」一向直率的藝術家難得的使用了一個不那麼好的字眼:「說實話……畢竟真實的世界太操/蛋了。」


  他說,但目光真摯的望著雨宮蓮,像是要將話語傳進他的心裡:「像『我』說過的,我會支持團長做的決定--只要他真心認為這是正確的,怪盜團將會跟隨他的正義前進。」


  只要他真心認為這是正確的。


  雨宮蓮不語,他知道喜多川祐介,他的好友在說什麼。和真實的記憶中相符,對方總是能夠準確地指出他內心有所遲疑的部分,就像他在殿堂中斬殺陰影的動作一樣,果決又凌厲。


  


  他沉默了良久,才又開口:「我惹了麻煩,對嗎?」他不用思考都能猜到,自己倒下得這麼突然,外頭的世界一定是一團糟的情況。


  「……大家都很擔心你。」喜多川這麼回道:「佐倉、新島、高卷,坂本、我,還有明智。大家都是。」


  「明智學長也參與了?」雨宮蓮嘆道:「真難想像……我是說,我以為他很討厭麻煩。」


  「他只是很多時候不怎麼坦率。」祐介微笑:「事實上,他大概是我們當中最積極的。你構築的夢境太真實了……當中又參雜了很多美好的東西……」他解釋:「這讓我們很難抗拒。」


  「可是明智,他一直都很清醒。」青年看向車外的一片空白,說道:「或許是我們當中最清醒的那一個。」


  「他拼命的想要喚醒你。」祐介結論:「不停失敗……卻從未放棄。」


  


  「所以他在審訊室給了我一槍?」蓮悶悶地道。


  「明智的手段是激烈了一點。」喜多川同情而中肯地說:「但很有效,不是嗎?」


  的確。為了避開真的被明智在審訊室槍殺的結局,雨宮蓮不得不選擇加深自己和怪盜夥伴們之間的羈絆,某方面來說,也是方便了喜多川他們潛入自己的內心。


  奇怪的是,得知了真相,本該覺得遭到背叛的蓮反而有種「這樣啊」的感覺。細細想來,連他自己都訝異於自身的平靜。他甚至能夠心平氣和的詢問祐介現實的狀況--「在那以後,大家怎麼樣了?」


  這大概是這個「世界」誕生以來的第一次,雨宮蓮發自內心地想要知道現實發生的事情,以至於祐介都訝異得微微睜大了眼睛。


  祐介不確定友人現在的精神狀態是不是足以接受外界的現實,他有些猶豫,但很快在蓮的目光下堅定下來。


  他該相信他。 祐介想,於是他調整了坐姿,將這幾個月當中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包括那些過去大家曾經在來栖曉的要求下隱瞞著蓮的事情,也在思考過後全盤托出了。


  蓮有權利得知所有的現實--這種狀態下的蓮,不,正因為是在這裡,在這樣的狀況下,才更應該要讓他知道。


  喜多川祐介頓了頓,撿了一個不那麼漂亮的開頭:「這個世界並不美麗。」他說。


  一如之前提過的,現實世界太操蛋了。


  真實的世界裡,所有的故事都向最糟的方向發展:


  鴨志田虐待事件導致了志帆的死亡,高卷杏失去摯友,還淪為了下一個被變態教師騷擾的對象,直到出國升學才逃脫魔掌。


  班目竊取了喜多川祐介的作品,祐介反抗的下場是被徹底逐出美術界。


  新島真被金城勒索,被迫賣身,與新島冴大吵了一架,名聲盡毀以外還和家庭斷絕了關係。


  佐倉雙葉外出時遭到車輛撞擊,母親當場死亡,她本人則雙腿盡廢。


  村上貞代、御船千早、三島由輝、大宅一子、新島冴、武見妙、明智吾郎……許許多多的人,在現實當中的處境都遠比想像當中更糟。


  還有雨宮蓮。


  沒有強大到能夠無視社會法則的異能,也沒有超自然的特殊道具,現實中的他不過是肉體凡胎,會疲憊--也會因為被傷害而陷入昏迷。


  


  世界並不美麗。


  儘管如此。


  在那樣糟糕的現實裡之中,依然有人不願意放棄。


  「……在你陷入昏睡的第二個禮拜,雙葉和明智集合了大家。」


  那是雨宮蓮車禍重傷後的第二個禮拜六。


  對肇事者的追究因為沒有證人和權力者的阻撓而遲遲無法推動,認知訶學的研究資料遭到搶奪,下落不明,研究者之一的雨宮蓮重傷,剩下的兩個研究者雙葉與明智也遭到通緝,自身難保--卻在這種時候,雙葉推著輪椅,盡可能地集合了所有同伴。


  「雖然紙本資料被奪走了,但、但是研究者的腦袋是最好的保險庫。」在眾人面前,還有些人群恐懼的佐倉雙葉結結巴巴的這麼說,蒼白的小臉上意外的充滿堅定:「我知道很多--認知訶學的研究,認知世界的進入方法--我的記憶力一直很好。」


  眾人面面相覷,在這種被獅童一黨追殺的時刻,潛入某個人的認知--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冒險的舉動,畢竟他們誰都不知道在潛入的過程中會發生什麼事。


  但值得一試。


  為了讓雨宮蓮從沈睡當中清醒過來,也因為現在的大家,太需要一點希望了。


  


  當下響應計畫的就是明智。他是所有人當中最先附議的,也是第一個潛入的人。


  然而那一次缺少經驗的潛入並不順利,明智吾郎很快的遭到雨宮蓮的自我防衛機制排斥,在防水閘門之後毫不留情地被踹回了現實世界。


  「……後來的事情便是你所知道的那樣了。”祐介說:“佐倉和新島擬定對策,讓明智激發你的防衛意志,側面地掩護我們潛入你的殿堂,找到祕寶。」


  祕寶?


  雨宮蓮愣了一秒才反應過來,這大概是指他所創造的認知世界的核心。喜多川祐介不自覺地使用了夢境中的專有名詞,可見他的確被自己的認知影響得不輕。


  「你們找到了嗎?」他問。


  這一回藝術家沒有回話,只是望著蓮的身側,幾乎是同一時間,蓮發覺到他的另一側--本該是龍司坐著的位置上,有了另一個存在。


  他望過去,對上了一雙温和的紅色瞳眸。


  Joker,他的反抗形象,正在那兒靜靜地凝望自己。


  


  ※


  喜多川祐介有件事情沒有說出來:為了應付意外狀況,每一回他們的潛入都不是全員,而是按照計劃好的排班分組進入。


  第一個進入的是明智吾郎,他不出意料的在潛入數小時後被排斥了出來,那時候的明智吾郎臉色鐵青,一言不發的把自己關進了房間裡。


  喜多川原先以為那是由於潛入失敗的挫折感,畢竟他們一夥人誰都知道,醫學院優等生明智吾郎的自尊心有多高--直到輪到他自己潛入了,祐介才恍然明白為什麼同伴如此失態。


  雨宮蓮的認知世界裡,他們都處於最年輕美好的時候。喜多川祐介微微瞇眼,茅屋畫室中的暈黃燈光模糊了視線,他看著自己年輕許多的雙手和再熟悉不過的顏料、畫具,心中湧起的是無限的悵然。


  那是他曾經能夠抓住,卻沒能保護好的夢想。


  越是了解了雨宮蓮的認知世界,內心的憋悶感便越加鮮明,這種感覺在了解了『雨宮蓮』的前/科之後更是達到了頂點。


  雨宮蓮的前/科,這是唯一一項,沒有改變的『認知』。


  哪怕是那位鈴井志帆,僅僅出現在高卷杏口述回憶當中的過世好友,在蓮的認知世界裡也獲得了一個生存下來的好結局……


  唯有雨宮蓮自己的過去,無論是現實中,還是認知裡,沒有任何改變。


  


  這代表了什麼呢?


  


  由蓮的認知世界中返還,喜多川祐介躺在滿佈線路的診療床上,半天回不了神。


  


  ※


  


  佐倉雙葉一直以來都十分聰明。


  不管是什麼樣的資料和書籍,往往一點就通,兩次翻閱便能默背下來,三次便能延伸應用。


  大約是遺傳自母親的聰慧並不獲得家人的認可,她的母親,一色若葉總是為此憂心沖沖,甚至要求她藏拙,可以的話,笨一點也沒關係。


  「雙葉,」年長的女性研究員將資料整理好,鎖入保險櫃裡,她摸了摸女兒的天真無邪的面龐,鏡片下的眼裡是無言的憂心:「有時候……不明白,也是一種幸福。」


  那時候的雙葉還無法理解母親的言語,卻在進入了蓮的殿堂之後恍然大悟。


  因為記性好,所以記得認知訶學中的所有資料。


  因為太聰明,所以在發覺蓮認知中的自己有一雙健全的雙腿時,才抑制不住滿溢的淚水。


  沒有人知道,那個晚上,佐倉雙葉在陰暗的房間裡,抱著自己哽咽大哭。


  「蓮……」少女越是查詢了眾人的情況,便越是難受。


  認知世界會映射一個人最深沉的渴望。


  而雨宮蓮的渴望,竟然是拯救他們所有人,卻遠不包含他自己。


  


  ※ tbc

--大概是這樣的設定?(以下是有點長的碎念)



整個P5遊戲世界是蓮蓮的認知世界(殿堂?),以這個做為前提的故事。


現實中的雨宮蓮、一色若葉、明智吾郎三人是認知訶學的研究計畫總負責人。
佐倉雙葉因為單親家庭的緣故,若葉常常帶她到研究室裡照顧,在一旁旁觀了研究的她也了解認知訶學,只是大家都覺得她年紀小不懂而忽略了她。


現實中的所有人都和蓮有著若有若無的聯繫,有些他本人沒有注意到,卻深深地影響了他人。因次在蓮車禍昏迷之後大家才會願意冒險到他的認知世界中試圖喚醒他。




當然這不會是be,標題雖然略顯負面,卻還有下半句。這句話出自《奇諾之旅》,是一個我很喜歡的句子。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therefore it is。
世界並不美麗,


卻也因此美麗無比。




想寫一個不那麼美好的現實故事。


在這樣的現實裡,大家遇到了很多的不順遂,卻仍然掙扎而上,抬頭挺胸面對未來。




親友說在這個梗裡面聞到了濃濃的be味道XD(不,我不承認有一瞬間我心動了)


「如果現實世界這麼糟糕的話,蓮蓮還會醒過來嗎QAQ」←這樣。


這一點就只能說……你猜啊?(壞


對了沒有意外的話cp向大概是all主的感覺……吧。嗯。

评论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