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墨

C圈常驻的香港人😌❤️

【P5】Shall we dance?

跳!!都跳!!

白酒:

P5D pv衍伸
抬頭看屏幕、微微一笑的曉超棒。
梗設前提:
水仙(Joker&來栖曉),CP感其實不明顯,只是想試著寫一個很撩(?)的Joker。
內容大概是很會跳舞的Joker給上台恐懼的來栖曉開小灶(?
OOC預警。
最後偷偷吶喊一下我愛他們!!他們都超可愛!!!


波波:我騷起來連我自己都能撩!!!


Shall we dance?


握著他的那雙手戴著紅色的皮手套,帶著不容拒絕的力道一拉,來栖曉有些踉蹌的走進了舞池裡。


迴蕩在大廳中的是帶了一點激昂的曲調,穿插在其中的女性歌聲將大夥的情緒推上高潮,音樂帶著動感的節拍,舞廳裡有不少人跟著哼了起來。


有種說不清的熟悉感--似乎在哪裡聽過這首曲子?曉出神地想,不過一時之間想不起來確切的時間點……


舞池中前來取樂的群眾們戴著形狀各異的面具,各個有不同的舞姿;有些只是跟著音樂隨性搖擺、有些和同伴聚在一起又笑又鬧,在舞池中竟也顯得意外和諧。


“分心了。” 掌心被戳了一下,來栖回神對上一雙與自己酷似的灰黑色眼瞳。對方半是無奈、半是抱怨地說:“在想什麼?”


燈光的關係吧?
來栖曉恍惚看見了對方的眼眸裡有層淺淺地、惑人的紅色。


“這裡……”來栖曉遲疑道,他確信自己三分鐘前剛在盧布朗的閣樓睡下:“夢境嗎……?”


“說是夢境也無不可。”和自己有著一模一樣面貌的那人笑道,語意模糊,但沒有否定。


來栖曉困惑地眨了眨眼,他環視了一圈圓形的舞池、周圍的人群、炫彩的燈光--以及與自己的手交握,似乎心情十分愉快的傢伙:蓬亂的捲髮、傲氣的微笑、黑色的怪盜服,紅色的手套和白色的白鳥面具,他的唇角微勾,視線柔軟,無端地讓被注視的人產生一種被寵溺的錯覺。


“Joker?”來栖曉說,對於反抗者身姿的自己再熟悉不過。被睏倦包圍的腦袋一瞬間清明起來,他意識到這並不是在夢境裡--夢境裡不會有如此逼真的觸感吧?


曉緊了緊手指,被握住的地方傳來一陣暖意,Joker帶著他跟著音樂節奏來了一個漂亮的轉身,借著姿勢俯在他耳畔,拉長了音:“哎--你的反射弧真長啊。”
比起抱怨,這一句話聽起來更像是“拿你怎麼辦才好”,語氣裡並沒有多少責怪。來栖曉看見了Joker眼底的笑意,略顯不自在的轉移了話題。


“這裡是……殿堂?”


“差不多吧?”


“差不多?”


“和你所說的殿堂大約不是同一類,不過廣義地、以形成原因來分類的話,這裡也可以算是殿堂的一種。”Joker看著另一個自己一臉搞不明白的樣子,換了一種方式解釋:“這裡也是一種殿堂,不過沒有單獨的主人,只是陰影們共同尋歡作樂之處--唔,曉就當成類似印象空間,或是天鵝絨房間那樣的地方吧。”


“……搞不懂。”來栖曉沉默了一會,誠實地說。反正他不論想些什麼都瞞不過另個自己,於是也沒有遮掩的打算。


“想也是。”Joker不意外,他沒有繼續解釋這個問題,了解解說再多也不過是浪費唇舌,不如把握時間,帶著半身多跳幾曲--說來,這本來就是他今日的目的之一:“……習慣了嗎?”


跟著節拍帶領後退了幾步,怪盜忽然前言不搭後語的問。他將茫然的半身拉近了自己,做了一個摟腰彎身的動作:“被這麼多人看著?”


“……!”來栖曉猛然一僵,腳步一絆,節奏亂了拍,周圍的陰影們傳來了善意的哄笑。


“小心。”借著舞姿將曉摟在懷裡的Joker連忙穩住了他。


“這不是因為你--”曉下意識地張口反駁,第一次無意識地反手捉住了對方,怪盜套著紅色皮手套的手與來栖曉的手指相扣,像是他的手裡攢了一團火燄,溫暖地,驅散他掌心的冰冷--前一秒被提醒而意識到“周圍這麼多人關注著自己跳舞”的來栖曉,緊張的情緒一瞬間就這麼不可思議地平靜了下來。


來栖曉從黑衣半身洋洋得意的笑臉上看見了根本沒有被掩飾的惡趣味,他忽然意識到今日自己為什麼會被拉到這裡來,一如他的心緒瞞不過Joker,Joker的打算在他面前同樣無所遁藏。


“你看,其實在公眾面前跳舞沒有那麼可怕吧?”Joker說,一個漂亮的旋身,衣襬翻飛,光暈將怪盜的側臉雕磨得更加柔和。曲調一變,他又跟著音樂迴轉到了來栖曉的身旁,搭著黑髮少年的肩和腰,宛如一對親密的戀人。


“……我並不覺得可怕。”來栖曉不自在的轉移了目光。


“沒錯,你只是有點緊張--緊張到每回上台跳舞都同手同腳,搞得整段錄影錄了不下十次--而已。”Joker從善如流地說,怪盜紳士地給曉留了點面子--好吧,反正原因他們都清楚,說不說明白,也就不那麼要緊了。


“……你真不像我。”音樂又流過了幾小節,來栖悶悶地說,帶了一點微妙的不爽:怎麼從來沒發現自己的反抗意識是如此的囂張?那種喜歡欺負人的惡趣味也是--


“是你太悶了吧。”Joker毫不在乎另一個自己語氣裡隱約的嫌棄:“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這件事情你早就知道了,不是嗎?”


“……啊啊。”來栖曉閉上了眼睛。



他們在殿堂裡跳了幾首曲子,直到陰影三三兩兩的散去--天快亮了。曉知道,自己快要從這奇妙的“夢”裡醒來了。隨著最後一個音符盪出,Joker放開了他的手,手指刮搔過他的掌心。黑衣的怪盜站離一步之遙,舉手比了個槍型的手勢,直指來栖的心臟。他輕啟薄唇,無聲地道--


“                                               。”


鬧鈴聲準時地響起,意識跟著逐漸遠去,來栖曉最後記得的畫面,是怪盜團長一如往常,自信而張揚的微笑。


fin.


怪盜同伴們:又在裝逼 (冷漠.jpg)


曉:……騷包。惡趣味。幼稚。(→_→)
Joker:悶騷,我就是內在的你喔(  ^_^  )


來栖曉 down。

评论

热度(38)

  1. 油墨白酒 转载了此文字
    跳!!都跳!!